合作伙伴

合作伙伴

CBA篮球赛程国有园林绿化企业改制实务探讨

来源:未知添加时间:2022/06/02 点击:

【摘 要】以北京丹青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股份制改造为例,分析了国有园林绿化企业改制的成功经验,并针对尚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分析,以期为国有园林绿化企业的进一步发展做一些有益的探索。

【关键词】国有园林绿化企业;改制;问题

近年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国有园林绿化企业积极按照“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要求,推行规范的公司制和股份制改革,完善法人治理结构,深化企业内部分配、人事、劳动制度改革,建立激励和约束机制,以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本文作者在亲身参与北京丹青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的改制工作中,就面对的问题和解决措施进行了认真的梳理和总结,现就自己在改制实践中所遇到的一些问题同大家进行探讨。

一、改制的背景介绍

北京丹青园林绿化公司成立于2000年5月,注册资本500万元,是以园林绿化工程业务为主的国有独资企业,拥有城市园林绿化二级企业资质,其前身为1993年成立的北京市西山林业开发公司,1998年根据政企分开的原则,主管单位由原北京市林业局变为北京市西山试验林场。近几年来,依靠园林绿化行业的二级资质,工程业务量迅速增长,公司规模不断扩大,承揽了包括国务院管理局西山服务处绿化、总参管理局西山服务科绿化、怀柔财政局培训中心绿化、永定河滞洪水库绿化、山东曲菏高速路绿化、北护城河绿化、北京市老年公寓绿化和北京市鸿博郊野公园建设项目等在内的一大批工程项目。

2007年6月份,园林绿化行业了《关于开展北京市园林绿化企业资质就位的通知》,提出了新的《城市园林绿化企业资质标准》,其中,对企业注册资本的限制相当严格,园林绿化二级企业的新资质标准为注册资本1000万元,园林绿化一级企业的新资质标准达到了2000万元。按照此次资质就位工作的新标准,丹青公司要想保住原有二级资质也不得不开展增加注册资本等工作,新的二级资质在经营范围上还有一定的限制,只能承揽8万平方米且工程造价在800万元以下的园林绿化工程,这标准远远不能满足公司发展的需要,早在2006年,丹青公司就已经承接过工程造价在2000万元以上的绿化工程项目,因此,为了公司以后的发展,公司的主管单位决定在资质就位工作中努力为丹青公司申请一级资质,以期能够一步到位,为公司以后的发展扫除障碍。

在当时的条件下,丹青公司实现增资的途径有四种:一是通过自身经营积累,用盈余公积转增注册资本。丹青公司虽然近几年经营业绩良好,效益稳步增长,但利润积累要达到增加1500万元注册资本的要求根本无法实现;二是由主管单位注资增加注册资本。但根据国家有关文件规定,事业单位不能再向企业投资,北京市西山试验林场作为丹青公司的出资人,是一家隶属于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的差额拨款事业单位,无法再注资。三是进行股份制改造,在公开市场募集注册资金。这个途径主要的缺点是程序繁杂,审批手续繁多,通过产权交易市场挂牌交易、办理产权变更手续等,周期过长,会超出资质就位工作的时间,另外,在公开市场中引进投资者,产权出让给外单位,不能获得控股权,对丹青公司的发展不利;四是主动引进战略投资者进行改制,吸收投资。这种途径涉及的审批手续相对少一些,能在资质就位的工作时间内完成相关工作,另外和信任的投资者合作,可以有效控制企业,保持丹青公司的发展方向。

二、改制方案选择及改制过程

在确定好丹青公司的增资途径后,即上面提到的第四种方法:主动选择战略投资者进行企业改制,吸收投资。丹青公司管理层进行了积极的运作,在主管局的牵线搭桥下,联系了系统内的两家有意向的单位,分别是北京市十三陵昊林苗圃和北京市延康宁绿化服务中心。

通过对两家企业财务报表的分析,北京市十三陵昊林苗圃资金实力较强,拥有大量货币资金,能够实现对丹青公司的现金出资,增资手续相对简便,另外这家公司在此之前和丹青公司合作过一些项目,彼此熟悉,便于沟通;而北京市延康宁绿化服务中心自身规模较小,资金实力不足,如果引入其作为投资者,无法直接完成对丹青公司注册资本的增资,且之前一直没有过合作,缺乏了解,沟通不便。鉴于以上原因,选择北京市十三陵昊林苗圃作为投资者是比较好的方案。

2009年3月份,在取得主管局准予改制的批复后,丹青公司正式开始了改制程序,首先聘请了北京汇亚昊正会计师事务所进行清产核资和财务审计,在审计基础上,对丹青公司截止2008年12月31日时点的整体资产由北京中鸿信达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进行了评估,在清产核资和评估过程中,发现丹青公司所属苗圃地的苗木资产经过多年的经营积累,早些年的种苗如今已经成了可供出售的库存苗木,价值有了很大的增长,这部分资产经评估后可以并入丹青公司的整体资产作为注册资本投入改制后新公司,从而极大地降低了最初设想的改制方案的难度,原来需要争取1500万元的新增注册资金,公司控股权将很难由北京市西山试验林场掌握,通过评估测算后,丹青公司的整体净资产为1400多万元,使得丹青公司吸收新增投资只需600万元,可以保证北京市西山试验林场拥有改制后新公司的绝对控股权。因此,最终的改制实施方案定为:丹青公司由国有独资企业整体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丹青公司通过本次改制变更为北京丹青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其中,北京市西山试验林场以丹青公司改制前评估净资产1437.18万元投入北京丹青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占新公司持股比例70%;北京市十三陵昊林苗圃以货币资金600万元入股,占新公司持股比例30%,实际出资超出注册资本部分转入资本公积管理。

另外,丹青公司整体改制的程序如下:1)制定改制方案并征求职工意见后,将改制方案报送至主管局。2)主管局批准改制方案。3)向银行债权人发出改制通知并获得相应的同意函。4)确定改制后企业名称并办理名称预核准。5)聘请具备相应资质的中介机构对改制企业的资产进行评估并出具资产评估报告,评估结果报主管局备案。6)聘请符合资格的验资机构出具《验资报告》。7)任命公司董事会成员(包括董事长、副董事长)和监事会成员。8)到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办理工商登记并换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9)取得有限责任公司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后,办理税务登记变更、业务资质变更、国有产权登记变更、社会保险登记变更等有关手续,并办理房产、土地使用权、专利、商标等资产的权属证书权利人由丹青公司变更为新公司的手续。10)就改制事项通知正在履行中的业务经营合同的合同对方主体。

三、改制中几个会计处理事项

北京丹青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于2010年04月12日领取工商营业执照,新公司成立后,对原有账簿进行了账务处理,以便结束旧账设新账,其中涉及到的几个重要的会计处理事项有:

1、将原丹青公司下属分公司的账务与北京市西山试验林场分场的账务分离。由于开展经营活动的需要,北京市西山试验林场下属分场早些年以丹青公司分公司的名义起立了营业执照,开展经营业务,但只开立了一个银行账户,在一套账簿里面核算分场和原丹青公司分公司的业务活动,因此在改制后需要进行分账,将原来6个分公司的账簿各分成核算事业性资金的分场帐和核算经营性收支的分公司帐。主要的账务处理有:

1)将北京市西山试验林场拨付给各分场的专项资金剥离出现有分公司账簿。

借:专项应付款-专项应付款转入西山林场

贷:其他应付款-西山林场

2)将以前积累的林木资产与林木资本差额调整至其他应付款——西山林场

借:林木资本

贷:其他应付款-西山林场

林木资产

2、调整产权非原丹青公司的固定资产。原丹青公司和其下属的分公司作为北京市西山试验林场下属企业,由于历史原因,曾陆续接受了大量北京市西山试验林场调拨的固定资产,并在分公司账上列为固定资产管理,但没有变更相关产权,如汽车等,需要将此做调整。

借:实收资本-上级拨入(资产净值)

资本公积-上级拨入

其他应收款-林场

(用分公司自由资金以林场的名义购买的固定资产)

累计折旧(从购买至评估日期间提取的折旧)

贷:管理费用-累计折旧

(评估日至调账日期间提取的折旧)

以前年度损益调整-累计折旧

固定资产

3、将评估增值资产计提递延企业所得税,如苗圃地评估增值苗木资产。

借:库存材料-苗木

贷:资本公积-评估增值

递延税款-递延所得税

四、改制后遗留问题

北京丹青园林绿化公司通过国有企业公司制改建以后,整体改建成了一家新的园林绿化施工企业,即北京丹青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公司)。新公司秉承北京丹青园林绿化公司的经营方针,以园林绿化工程、园林绿化的技术开发为主业,同时,兼营绿化苗木的生产和销售等业务。新成立的丹青公司拥有更为灵活的经营管理体制,能够适应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同时通过引进新的投资者,增加注册资本1500万元,进一步加强了本公司的经营实力。新公司破解了经营资质难题,在实现自身经营目标的同时,积极申请园林绿化施工一级资质,确保了本公司在园林绿化行业中的领头地位。

另外,此次改制是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系统内的第一家施工企业进行改制,没有可供借鉴的经验,而且由于时间紧,工作任务繁重,难免有纰漏,改制方案的设计有不完善的地方,主要问题有:

1、原丹青公司底下尚有几家国有独资企业的子公司,改制中没有同母公司一同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在办理工商变更时,即出资人信息变更时遇到了难题,不能直接作变更,需要将下属子公司进行企业性质的变更,也改制成有限责任公司才能办理工商变更手续,遗留了较多后续工作,为各子公司的日后经营留下了较多问题。

2、新公司虽然实现了形式上的股份制改造,但因为人员结构和管理模式没有实质性变化,为了适应市场化运作,还需要进行二次改制,在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应该将有限责任公司改组为股份有限公司,在保留部分国有股份的基础上,积极吸收社会上的各种投资基金的介入,这样既能有效地保证国有资产的保值和增值,也能更深地加强企业同资本市场的联系,使企业具有更强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