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客户案例

2012奥运会足球冠军扒开东盟一哥印尼的真面目,一个巨大的散装国家

来源:未知添加时间:2022/06/16 点击:

印度尼西亚总面积达191.9万平方公里,是东南亚面积最大的国家。同时,它也是东南亚最宽的国家,东西跨度达5110公里,是北京到乌鲁木齐直线距离的两倍还多。

另外,印尼也以“万岛之国”著称。全国由约17506个大小岛屿组成,仅三分之一有人居住。

面对如此“散装”的国土,印尼是如何通过交通网络,实现岛内和岛间的互联呢?

在大岛内部,穿来穿去

印尼是世界第四人口大国(2.73亿),也是东南亚经济总量最大的国家。2020年,印尼GDP总量1.058万亿美元(约6.739万亿元),是邻国新加坡的大约三倍(人均那就低太多了)。

由于其经济主要依靠食品、纺织等轻工业和天然气、煤、锡、金等原始资源开采,缺乏硬核建设技术能力;加之地处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地震频发,且群岛间难以相连,所以要在印尼发展陆路网络,绝非易事。

1867年,当时的荷属东印度开通了爪哇岛上从三宝垄到东贡的第一条铁路。这条铁路虽仅有25公里,但却让印尼成为当时亚洲第二个(仅次于印度)开通铁路运输的国家。

到1920年,爪哇岛上的大多数城镇已能通过铁路连接,极大提高了种植园到工厂间货物的运输效率。二战日本入侵后,将改造原来的普通铁路至双轨距,继续加大了印尼铁路的运输能力。

1949年印尼独立后,新铁路线建设变少且缓慢。新建项目也以短途的机场铁路线居多。1997年亚洲遭遇金融危机,继续给本就发展滞后的印尼轨道交通当头一棒。

如今,印尼能正常运行的铁路系统已非常老旧,且仅存于爪哇和苏门答腊两个大岛上,但仍坚持承担着两岛上超过1.95亿人口的客运和众多货物运输的重任。

作为印尼的老牌国有企业和唯一的公共铁路运营商,印度尼西亚铁路公司(PT KAI)是印尼全国铁路运输系统的主心骨。

2019年,印度尼西亚铁路公司所持线路共接待旅客4.292亿人次,创下历史新高。在货物运输上,该公司线路承载的总货运量也在2013年到2019年的七年间,从2470万吨增加到了4760万吨,货运量翻了一番。

印度尼西亚总面积达191.9万平方公里,是东南亚面积最大的国家。同时,它也是东南亚最宽的国家,东西跨度达5110公里,是北京到乌鲁木齐直线距离的两倍还多。

另外,印尼也以“万岛之国”著称。全国由约17506个大小岛屿组成,仅三分之一有人居住。

面对如此“散装”的国土,印尼是如何通过交通网络,实现岛内和岛间的互联呢?

在大岛内部,穿来穿去

印尼是世界第四人口大国(2.73亿),也是东南亚经济总量最大的国家。2020年,印尼GDP总量1.058万亿美元(约6.739万亿元),是邻国新加坡的大约三倍(人均那就低太多了)。

由于其经济主要依靠食品、纺织等轻工业和天然气、煤、锡、金等原始资源开采,缺乏硬核建设技术能力;加之地处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地震频发,且群岛间难以相连,所以要在印尼发展陆路网络,绝非易事。

1867年,当时的荷属东印度开通了爪哇岛上从三宝垄到东贡的第一条铁路。这条铁路虽仅有25公里,但却让印尼成为当时亚洲第二个(仅次于印度)开通铁路运输的国家。

到1920年,爪哇岛上的大多数城镇已能通过铁路连接,极大提高了种植园到工厂间货物的运输效率。二战日本入侵后,将改造原来的普通铁路至双轨距,继续加大了印尼铁路的运输能力。

1949年印尼独立后,新铁路线建设变少且缓慢。新建项目也以短途的机场铁路线居多。1997年亚洲遭遇金融危机,继续给本就发展滞后的印尼轨道交通当头一棒。

如今,印尼能正常运行的铁路系统已非常老旧,且仅存于爪哇和苏门答腊两个大岛上,但仍坚持承担着两岛上超过1.95亿人口的客运和众多货物运输的重任。

作为印尼的老牌国有企业和唯一的公共铁路运营商,印度尼西亚铁路公司(PT KAI)是印尼全国铁路运输系统的主心骨。

2019年,印度尼西亚铁路公司所持线路共接待旅客4.292亿人次,创下历史新高。在货物运输上,该公司线路承载的总货运量也在2013年到2019年的七年间,从2470万吨增加到了4760万吨,货运量翻了一番。

在愈来愈多的人口、全球化贸易下繁重的货物运输,让爪哇岛和苏门答腊岛两岛的铁路系统不堪重负。对此,肩负起全国铁路系统运输重担的KAI迎难而上。

该公司通过投资电子票务和运营巨港轻轨系统,完善雅加达、棉兰、梭罗等地的机场铁路系统等方式,为印尼铁路网络发展增添新动能。

而随着有“基建狂魔”之称的中国加入,印尼铁路即将迎来高铁新时代。今年3月31日,印尼雅万高铁控制性高风险工程,全线最长跨高速公路箱梁架设顺利完成,让万隆至雅加达方向的铺轨施工又更近了一步。

这条全长142公里的爪哇岛内高铁,不仅是中国高铁技术第一次走出国门,也意味着东南亚第一条高铁的脚步,已离印尼越来越近。当雅万高铁正式运营时,从雅加达到万隆的时间将由现在的3个多小时缩短至40分钟。

相对于铁路系统,印尼的公路运输网络更加薄弱。印尼全国公路总里程约49.6万公里。虽然看起来挺长,然而其中未铺砌的路段却占到了43%。较差的路况,让高速路自动降级为“国道”。

而在印尼相对偏远的小岛上,私家车、出租车、摩托车、Bajaj三轮车等才是人们主要的出行方式。这些方式对印尼当地人来说,更灵活也更省钱。当然,不发达的公路交通和混乱的租车市场,却常让到印尼旅游的游客被大宰一通。

在三百万平方公里的海上,漂来漂去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家,海运在印尼发挥着重要作用。印尼在海域上与新加坡、菲律宾和澳大利亚等国接壤,在历史上一直都是亚洲和大洋洲天然的海上桥梁。

资料显示,印尼有40%以上的国际贸易都通过海路运输。此外,印尼拥有仅次于加拿大的世界第二长海岸线,并以21579公里的航道长度,排名世界第七。

1957年,印尼无党派政治家朱安达发表《朱安达宣言》,印尼所有围绕各岛之间的和连接各岛的水域,都是该国主权范围管辖的水域,为之后印尼海洋一体化进程和海运发展打下了政策基础。

2013年,一项名为“海上高速公路”(Maritime Highway Initiative)的计划开始在印尼进行。2016-2021年,印尼全国服务线路数量从6条增加到32条,海运货物总量从不足10万吨增长到约35万吨。“海上高速公路”计划的向好推进,为印尼全国偏远和边境地区的商品供给了平等机会。

2016年,印尼政府又实施了一项名为“Pendulum Nusantara”的计划。该计划旨在将勿拉湾、雅加达、泗水、巴淡岛、望加锡和索龙六个港口连接起来。

这一计划通过系统化管理方式,降低航运成本和关税,让国外大型货船无需经过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港口,即可直接进入印尼东部,保证进口的大米、面粉、化肥、水泥等基础货物直接进入印尼国内。

除了进行货运补给外,岛间海域的客运轮渡也是印尼本地人穿梭于各岛间的重要交通方式。各种类型的客轮覆盖了大部分有人居住的岛屿。

印尼客运业主要分为短途轮渡和中、长距离客轮两大类。其中,国有的PT. Pelayaran Nasional Indonesia(PELNI)是印尼客轮的主要运营商,其客运服务网络覆盖印尼的所有领海和大部分岛屿,是印尼全国人民交流和商贸往来重要桥梁。

另外,印尼政府也会对航运服务公司提供补贴,以减少其运营成本。一般的补贴数额,与船舶营运费用与运送旅客、货物运费间的差额有关。

而在距离大岛较近的地方,除了乘坐渡轮,跨海大桥的建设也为两地人民提供了更快捷的生活方式。2009年6月10日,总长5438米的苏腊马都大桥正式通车,成为印尼第一座跨海大桥,也将泗水和马都拉两地的通行时间缩短为以前的十分之一。不过,由于跨海大桥的建设成本过于高昂,印尼的诸多小岛依旧封闭落后。

通过扩大国内商品分销和服务分配范围,尽力缩小各地区间的发展差距,是印尼未来海路交通布局的重点发展方向。

在万座岛屿上,飞来飞去

缺乏铁路和公路,轮渡速度慢,跨海大桥成本过高,这让跨越三个时区的“万岛之国”印尼不得不将目光转向快捷的航空业,以加快各岛屿间的经济往来。

随着全球化浪潮的推进,印尼商业民航在本世纪最初的20年间呈现爆发式增长。资料显示,印尼乘机旅客数从2000年的1000万人次增加到2018年的1.15亿人次,翻了十倍。

就飞机订单数和商业价值而言,印尼航空业的发展速度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排名第一的我国。

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测,到2039年,印尼将跃升为世界第四大航空旅行市场,预计每年发送旅客2.68亿人次。届时,航空业每年将为印尼创造770亿美元(约4899亿元)的国内生产总值和约690万个就业岗位。

目前,印尼全境共拥有机场683座,这一数量是我国运输机场的约三倍;运行航线共216条,几乎覆盖印尼所有主要城市。

其中,雅加达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是该国最重要的航空交通枢纽之一。该机场曾多次上榜全世界最繁忙机场之列。例如从雅加达到泗水/巴厘岛的印尼国内航线,密集程度排名世界第六;从雅加达飞往新加坡的国际航线密集度,更是位列世界第二。

另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统计,包括航空公司及其供应链在内的航空运输业,即便疫情所导致的旅客人次较上年降低达到六成的2020年,仍给印尼带来约73.8亿美元(约470亿元)的国内生产总值。

巨大的航空市场不仅为印尼各岛间的往来提供了便利,航空公司、飞机制造商、机场运营服务商等衍生产业,也让至少11.5万印尼人找到了工作。

然而,纵使印尼拥有非常有前景的航空市场,机场众多,航线密集,却几乎每年都会有事故发生。

1950年至今,光是印尼鹰航一家航司,就发生过15宗空难事故和1起劫机事件。去年1月,一架搭乘62人,从首都雅加达飞往西加里曼丹省首府坤甸的飞机,在飞行途中失联,机上人员全部遇难。

如今,印尼的航空业不光面临一些的安全问题,更是受到火山喷发、全球疫情等多方面暴击,其中持续蔓延的疫情,更是严重影响到了人们方便快捷的飞行。连本国人都出不了门了,更别提国外游客了。

为刺激航空和旅游业发展,一方面,印尼政府开始在Labuan Bajo、Silangit、Toraja等地投资和开发建设新机场,为想要前往科莫多岛,苏拉威西岛等岛屿上的国际游客们提供便利;另一方面,逐步对现有机场翻新,对地面基础设施、跑道和空中交通系统不断建设和改善,力求让印尼最有前景的航空行业发挥应有的价值。

几百年前,荷兰殖民者在这片东南亚土地上建立了完整的现代化制度,形成了这个“万岛之国”的前身。

在今天,陆海空三位一体交通网络的发展,也不断拉近着印尼国内各岛屿间的关系往来,让最繁荣的爪哇、苏门答腊岛与偏远的阿鲁、瓦图贝拉群岛相连,让原始的部落、乡村与现代化的城市相连。

可以说,交通系统的不断完善,不仅关乎印尼本国人的日常出行,也关乎着这个“万岛之国”的未来。

(责编:李雨)